•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发布时间: 2018-06-22
  • 最近,滴滴顺风车女乘客不幸遇难的事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作为顺风车的发起人,我前段时间每天都会收到了朋友发来的链接和信息。直到联想投票事件出来。这里面大致有三种类型,

    第一种是熟悉顺风车的朋友,“你们又躺枪了”;

    第二种是不明真相的群众,“顺风车怎么了”;

    第三种是半生不熟的朋友,“顺风车出事了,真替你们惋惜”

    ……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而在我们顺风车内部,大家的愤怒之情溢于言表,我从1998年就开始推动的公益顺风车品牌经过这件事以后变得面目全非,我20年辛辛苦苦打造的公益顺风车品牌就这样被滴滴顺风车重创。未来,公益顺风车该何去何从?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我想先聊聊顺风车的来龙去脉

    众所周知,顺风车这个概念是我最早提出来的,从1998年我在北京买了第一辆红旗小轿车以后,我就开始践行和推广顺风车了。公益顺风车经历了“一个人的公益”、“一群人的公益”和“一个社会的公益”三个阶段。从2012年春节起,我邀请时任央视主持人郎永淳、赵普、陈伟鸿和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共同发起了春节回家顺风车公益活动,到现在已经坚持了7年。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也是从2012年开始,我们把每月6月6日定为顺风车日,全国各地的顺风车家人们在这一天聚集北京,共商顺风车发展大计。目前,全国有125个地区成立了公益顺风车组织,有的注册了顺风车协会,有的以顺风车地方站的名义自发开展公益活动,大都和当地的团委、宣传部、社团办、交管局等单位开展合作,骨干都在我担任群主的“中国公益顺风车大家庭”的微信群里。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其实,这早已经不是公益顺风车第一次被所谓的顺风车出事的新闻误伤了。虽然每次都心情复杂,也很生气,也很无奈,最后基本上都选择了沉默。而这一次,舆论的反应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就连五月中旬去上海音乐学院拜访78岁高龄的俞丽拿教授时,她一听说我是顺风车发起人,马上就问到,你们顺风车不是出事了吗?

    很显然,她并不清楚滴滴顺风车和公益顺风车的关系。这几天类似的消息和文章我几乎每一篇都会怀着复杂的心情去仔细阅读。有机会我会耐心解释一下,但大多数时候是没有机会解释的。这种看到自己创立的品牌受到其他平台牵连和误伤而毫无办法的无助感让人很绝望。所以,我不得不拿起笔,写点什么。

    顺风车和滴滴顺风车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不止一次被人问起,怎么看待滴滴?我对滴滴的态度是四个字:又爱又恨。爱的是滴滴把我发起和倡导的顺风车公益梦想用商业的手法实现了;恨的是滴滴顺风车“霸占”并严重伤害了我们精心呵护了十几年的公益顺风车品牌。

    首先,拼车这件事之前有爱拼车、AA拼车、五一用车、天天用车、微微拼车等平台都在做,现在嘀嗒出行(原嘀嗒拼车)、微微拼车也在做,但毕竟滴滴的数据表明,他们做得最成功。我在20年前推出顺风车的初衷也是节能环保,减缓交通压力,促进人和人之间的互相信任。我从2000年到2010年都住在回龙观,花了10年,也就差不多拉个一万人,而微微拼车最高峰的时候,一天的订单量就超过3万单。无疑,技术和商业的力量更能推动节能减排,减缓交通压力的作用也更加明显。从这个角度上说,我要感谢滴滴顺风车。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恨的是滴滴在2015年4月不由分说的“霸占”了我们辛辛苦苦十几年打造和呵护的“顺风车”公益品牌,更可笑的是,滴滴顺风车多个百科上使用的也是顺风车的logo。我创办微微拼车时,自己都没舍得使用“顺风车”这个品牌。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因为我觉得应该公益归公益,生意归生意,二者绝不能混为一谈。但万万没想到,滴滴不但心安理得地使用了“顺风车”的品牌,而且在我们提出交涉之后依然不顾我们的感受,我行我素。以至于到现在,顺风车已经成为了拼车的代名词,扰乱了视听,反而拼车这个标准的说法基本上没人使用了。就连嘀嗒拼车也改为嘀嗒出行了,业务模式也改为出租车和顺风车,也就是说顺风车已经等同于拼车。

    到底“拼车”和“顺风车”有什么区别?

    其实早在我参与起草的《北京市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指导意见》中,已经明确将“合乘”分为“公益合乘”和“互助合乘”,其中“公益合乘”就是顺风车,而互助合乘就是拼车。具体而言,公益合乘的意思就是车主不收乘客的任何费用,完全是公益行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顺风车”。车主开顺风车的目的就是助人为乐,完全没有其他经济上的诉求,我从98年开始倡导的顺风车就是公益合乘,我们发起的春节回家顺风车也是基于这样的理念。

    而“互助合乘”指的就是分摊成本,具体而言是分摊合乘里程内所消耗的油电气和高速通行费,俗称“拼车”。之前的AA拼车、爱拼车、天天用车、五一用车、微微拼车和嘀嗒拼车,还有滴滴顺风车都是基于这样的理念。我和嘀嗒拼车、五一用车的负责人都沟通过,建议他们不要使用顺风车,他们当初都表示理解和支持。

    然而,滴滴在推出顺风车业务的时候,顺手就使用了我们精心培育和呵护了十几年的知名公益品牌“顺风车”。我相信滴滴顺风车团队在起名之前肯定上网查询过顺风车的报道,也肯定知道顺风车是一个公益品牌。由于我们十几年的努力,加上央视、人民日报等众多媒体的反复报道,尤其是2011年央视新闻频道在《真诚沟通》公益广告连续两个月每天10次播放顺风车的公益广告,每次一分钟,让顺风车概念广为人知,加之2012年开始的春节回家顺风车活动也得到了各大媒体的广泛关注,顺风车的概念更加深入人心。

    我相信这些都是滴滴在开展拼车业务时之所以采用顺风车这个名字的根本原因。我很快就找到程维交涉,程维当即表示之前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并答应我会妥善处理,随后他安排了滴滴的法务总监来找我。记得我们约在友谊宾馆贵宾楼的咖啡厅见面。我告诉程维派来的法务总监,我无意和滴滴打官司,只希望滴滴不要使用顺风车的品牌,要么滴滴顺风车改名为滴滴拼车,要么滴滴顺风车改为公益,车主不向乘客收费。他一边答应回去汇报协商,但一边继续我行我素。

    作为2011年的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我还在2015年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当面向程维提问,为什么要占用“顺风车”这个公益品牌?程维在台上有意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下来以后和我说,永哥我们回北京找个时间好好聊聊,一切好商量。后来,我又通过微信向程维追问过多次,他要么不回应,要么说出差,总之以各种理由推诿。

    公益顺风车的同事和一些法律界的朋友表示滴滴的做法严重侵害了顺风车的公益品牌形象,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对,支持我们起诉滴滴。于是从大连达沃斯回来以后的九月下旬,我找到了一位知名的律师和一些媒体界的朋友,并和律师初步商定了委托代理协议,准备过完国庆节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向滴滴提起诉讼。

    2015年十一期间,我陪家人去巴厘岛度假。我刚到巴厘岛登巴萨国际机场,就从网上得知了柳青患乳腺癌的消息,当时我非常震惊,也非常担心。我和柳青在她还没去滴滴之前就认识了,还邀请她和新希望的刘畅一起出席过我们的品牌女性高峰论坛,算是老朋友了。柳青的父亲柳传志先生也是我十分尊敬的老一辈企业家,是好朋友刘东华先生创办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理事长,我也曾陪同艾丰主席去拜访过他,他对我们品牌中国给予过大力支持。所以,于情于理我绝不能在那么敏感的时期起诉滴滴,给柳青增加一丁点负担。

    与此同时,还马上和程维在微信上就柳青的病情和治疗展开讨论,还提出帮柳青介绍医生,程维也感谢我的关心。这一切看起来再自然不过了,但我想微信那头的程维不可能知道我经历了怎样的思想斗争。后来,柳青终于康复了,我也很开心。但与此同时,滴滴顺风车也做大了,我们起诉滴滴顺风车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难度也随之增大,甚至会给人造成我们碰瓷的印象。再加上微微拼车后来也陷入困境,让我焦头烂额,也不想再折腾了。我想如果滴滴顺风车真的能用商业的力量实现我当初“节能减排,减缓交通压力,促进任何人之间互相信任”的初衷也未尝不可,所以起诉的事情就不了了之。

    这就是顺风车和滴滴顺风车之间的爱恨情仇。

    本以为这次空姐遇难事件也会像以前那样。但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央视新闻微信公号5月12日的一篇文章竟然使用了我们顺风车的logo,还P上了一个大大的“停”字。我第一时间在文后评论,而在我们全国顺风车大家庭的微信群,大家群情激奋,表示一定要维权。所幸,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央视新闻微信公号的小编已经在置顶评论的回复中予以更正了。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今天我又查了一下滴滴顺风车的百科资料,发现除了百度百科之外,360百科使用的都是顺风车的logo,这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所以,为了维护顺风车的合法权益。我还是打算写一篇文章表达一下我的观点。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写文章是快枪手,很多环球时报的评论都是一两个小时就写完了,但是这篇文章我断断续续写了十来次,都没有写完,一来时间比较零碎,二来思绪也比较混乱。印象里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写那篇《对离岸社团不能一棍子打死》。

    这段时间,不止一位记者提出要采访我,我就婉拒了。因为我觉得我很难在采访的时候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但上周好友北京交通广播王世玲介绍了一位记者采访我,我在办公室接受了她的采访。我说,一切商业模式必须建立在用户安全这个底线上,并提出了三点整改建议,刚才很高兴看到前段时间程维在朋友圈发布的阶段整改措施,其中绝大多数想法都不谋而合。但是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顺风车每天只能接2单,最多4单,超过这个数量的恐怕难逃黑车嫌疑。

    安全问题一直是让我最为揪心的问题

    我们虽然和全国各地的顺风车组织没有直接的隶属关系,也没有明确的法律关系,但我是公益顺风车的发起人,很多人也视我为顺风车大家庭的精神领袖,所以任何地方出了事,我决不能视而不见,这种压力或许常人不能理解。之前我一个人做公益的时候,我是对自己负责,出了事我可以自己承担,但是现在全国成千上万的朋友加入了公益顺风车的行列,万一出了问题该怎么办?所幸,到目前为止,公益顺风车还没有出现恶性事故,之前几起顺风车遭遇钓鱼执法的事件也都得到了妥善解决。但未来是不是一直会这么幸运?说实话,我并没有把握。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滴滴:请停止对顺风车品牌的伤害!

    愤懑之余,我也不得不思考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公益顺风车的平台上,甚至发生在“春节回家顺风车”的途中,我们该怎么办?想到这里,我不禁一身冷汗。回想起我在2012年第一次组织“春节回家顺风车”公益活动的时候,整个春节期间我没有一天不在心惊胆战中度过,不但退掉了去瑞士的机票和酒店,放弃了去参加冬季达沃斯论坛的机会,每天不停的盯着手机,刷着微博,生怕出事,那是我过得最担惊受怕的一个春节。尽管阳光保险为活动提供了保险支持,但是一旦出事,我作为发起人必须负责,所以我也做好了万一出事自己必须承担责任的心理准备。从那时候开始,我的春节都在这种提心吊胆中度过。所以,对于滴滴顺风车出现这么大的安全事故,我感同身受。

    看过很多批评滴滴顺风车的文章,各种各样的分析都有,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滴滴顺风车的做法其实是大多数拼车公司通行的做法,只是这次出事的是滴滴,而且是一位妙龄空姐的命案,所以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事实上,社交是几乎所有拼车公司都希望发力的场景,只是很多公司还没来得及深耕,就已经出局。我非常清楚,对于滴滴顺风车,我没有任何幸灾乐祸的资格。在滴滴面前,我们是手下败将,甚至从未真正成为他们的对手。而作为行业老大,滴滴顺风车由于拥有大量的用户,从概率上来讲出事的可能性也最大。从这一点上,所有现在和过去的同行都无权对滴滴顺风车落井下石。

    5月15日,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管理司副司长蔡团结表示,目前一些平台公司以顺风车的名义实际从事网约车经营,交通部将对此严厉打击,要求各地加强对顺风车业务的监督检查,督促企业合法合规开展业务,严厉查处以私人小客车合乘之名行非法运营之实的违法行为。对此,公益顺风车表示坚决支持!

    我想说的是,纵然我对滴滴顺风车爱恨交织,但我依然不赞成将滴滴顺风车一棍子打死。个别驾驶员的极端行为给乘客造成了致命的伤害,我感到无比痛惜,但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滴滴付出的努力,我真诚的希望滴滴顺风车越来越好!

    那么,我想对滴滴说些什么呢?

    借此机会,我呼吁滴滴能够将目前的滴滴顺风车更名为更加准确的滴滴拼车,同时也可以开设免费的滴滴顺风车。如果这样,我可以将已经注册的顺风车商标无偿授权给滴滴顺风车使用,甚至可以号召全国公益顺风车团队都进驻滴滴公益顺风车平台。此外,嘀嗒出行也违反了之前不使用顺风车的承诺,敦促嘀嗒出行尽快将目前的“顺风车”业务改为拼车业务。

    我们将保留通过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各种合法手段维护公益顺风车合法权益的权力。

    顺风车公益活动发起人:王 永

  • 0
官方微信